貓 

2010/05/12

今天從台北傳來消息:嫂嫂的父親過世了,忽然間有點鼻酸,想起了大伯父。

 

95年大伯父在過世前曾來到家裡,那天時我喚他:「大伯父!(台語)」他看著我,問父親和小妹說:「她是誰?我不認識她。」原本以為他在鬧彆扭,後來才知道他剛動完腦部血管的手術是真的不認得了!有一晚我在電話中提及他,突然哭泣起來隔天他『遠行』去了,是感應嗎?我不知道,只知道哭是唯一解脫思念的方法。

 

大伯父和小叔叔是跟我們家最密切來往的親人,曾經同住一個屋簷下。記得他以前在賣羊肉時都會分我們羊油拌飯吃,或者還有賣剩的羊肉可炒沙茶空心菜,光這一點,你想,看到他是多麼令人開心呢!不過他也很愛逗二妹,老是惹她哭。媽媽工作忙,我們自國小就開始下廚,伯父來時都會開玩笑:「你有沒有煮我的份?妳有沒有跟你爸說叫伯父不要再來了,害妳多洗一塊碗!(台語)」,他曾大力稱讚白色花椰菜煮得很軟很好吃,因為覺得菜梗很硬,所以先用刨刀削過表面再燜熟,這可沒人教我,結果成品大受伯父好評,我心裡得意的很,原來用心料理是有人吃得出來的。

 

大伯父的人生也算多采多姿,三百六十五行他經歷過無數行業,曾做過攤販、庖丁、育犬師、組頭、乩童、建築工,晚年則是在觀光景點駕駛牛車載客。有件事是鮮少人知道的,媽媽頭胎未滿月時,就是他料理月子餐的,當年的娃娃正是我。他的家庭生活說來也不順遂,但好歹最終還有大伯母作伴,人生究竟是提供了什麼樣的旅程呢?爺爺過世後這些年,大伯父、外公、外甥女(大伯父的外孫女)、小姑姑、大伯母都陸續離開人世,我不免懷疑人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與他人相識結緣,忽地之間又像泡泡一一幻滅離開了,追,也摸不得;急,也留不住。

 

早些年自從妹妹結婚後,就常有人關心我的喜訊,唯獨大伯父的追問不會讓我感到不開心,當年就曾公告家人和男友,出嫁時要搭伯父駕駛的牛車。不曉得是伯父等不及,還是我讓他等太久睡著了。爺爺走了、大伯父離開了,原本深信會目睹我披嫁衣的長輩,因為新娘遲到,不得不提早離席,因為他們要趕搭去天堂的火車,會不會又有人拒絕出席我的婚禮…好怕!好怕!兩個月後我終於答應男友的求婚,男友不變,可是牛車不再,車伕不再,友人們也不清楚,為何隔年婚禮不見牛車,曾經發過的古婚禮豪語雲淡風輕

 

然而我終於知道,至少至少有些人會留在某人的心中,以另一種形式延續下去,這是我在為人母,傳承新生命後小小的體悟,依舊不捨遠去的長輩,偶爾還是會莫名其妙的感傷起來,平視女兒的睡臉,了解每個生命都會有起始和結束的時刻,但是我的愛會讓女兒留心深處,就像那些敬愛的長輩們偶爾跑來腦海裡作客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urlifefresh 的頭像
ourlifefresh

遨而籟符

ourlifefre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